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你是我的天

13

*好吧。。。这章还不能表白,只是小卢终于发现自己的感情!【话唠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蓝雨战队的战术,并不全是围绕黄少天展开的。他是游荡在场上的幽灵,经常容易让人不小心忽视了他的存在。可是每当他出手的时候,留下的必然是腥风血雨。这就是机会主义者的风采,他的数据整体来看会非常不养眼。但是剖析比赛的内容来看时,他的存在却又决不能被忽视,因为如果它不存在,比赛将会是另外一个结果。而他非常有存在感的那一个阶段,他的数据足以力压全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其实很无情。很冷酷,很能忍受。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握住最致命的机会。

可是这些天的接触,那一幕幕走马观花地从眼前跑过。这个人啊的确很特别,他不是温暖的烛光,看着就有飞蛾扑火的冲动;他更像白炽灯,看着冷,可是更加明亮,散发的那种亮度可以驱散一切阴霾。真正交上手之后,才能发现差距的存在。卢瀚文从小就聪明伶俐,天赋异禀,学什么都比别人快,现在14岁就当上了职业选手,说不自豪那是假的,心里知道自己比起别人是强上那么几分的。自己或许是天才,可天才不止自己一个!黄少天就是一个,而且是经过历练,比自己成熟的天才!

越了解越崇拜,越崇拜越吸引。

看着睡在身侧的俊颜,黄少天睡的很沉,这几天又是比赛又是陪练,他也的确是累坏了。

沉睡着的黄少天很安静,少有的安静,迎着月色有种脆弱的美感,小卢用眼神一一扫过他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睫毛,一张一翕的鼻头,还有微张的嘴巴,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他的呼吸,确定他睡熟了之后,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睡着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像是被什么冲动支配着,他无法控制地想要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这个人。

然后他就做了。

指尖触及肌肤的瞬间,似乎有什么被点燃了,指尖仿佛感觉到了火灼一样的痛,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似要从喉咙里跳出来般悸动不已。

小卢有点慌。但还是没有缩手,顶着那其实并不存在的灼痛,开始一寸一寸地抚过眼前人的身体,从指尖,到指腹,到掌心……感受着肌肤滑腻的触感和那专属于黄少的温度,小卢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从心底生出来的,对于这个人的,强烈的渴望。

他装作乖巧,只不过知道自己长了一张讨喜的脸,大家乐意宠他,他也乐意装出纯良的外表,为了换来他们的纵容;遇到黄少之后,是为了更快突破这个人的心防,好和他亲近,当时的自己不明白这种感情是什么,只以为是对偶像的崇拜,却不知何时已经沉迷此人而无法自拔。

也许是每晚的抵足而眠,也许是每一场耐心细致的指导赛,只知道自己对他越来越在意,自己的每一点进步因为有了他的肯定而显得更加有意义。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了抓胸前,好像这样就能让躁动的心安静下来,但真的抓下去,那不知名的东西就更加清晰了。

“我喜欢他?”他问自己,觉得这个问题荒谬到了极点,却竟无论如何都否认不了。

是的,喜欢。

喜欢黄少。

好喜欢好喜欢。

从一开始就喜欢他。

小卢甚至为自己是喜欢黄少的而感到窃喜,不是对前辈的崇拜,是想把这个人占为己有的欲望。

虔诚地碰了碰眼前的唇瓣,

晚安,我的——少天!

14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感情之后,许多之前忽略的事情就明晰起来。

早晨睁开眼第一眼看到枕畔之人高兴;

刷牙看到摆放在一起的杯子和毛巾高兴;

一起吃早饭高兴;

一起训练高兴;

连一起去厕所都感到高兴!

喜欢了也就在乎了。

以前觉得无所谓的事,现在看着却刺目戳心。

比如,队长和黄少。

场上的他们,无论队长下的什么指令,第一个做出反应无条件执行的永远是黄少,看到索克萨尔被强攻时,夜雨声烦下意识就撤剑归位,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的护卫在了索克萨尔身前。能解决的攻击,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用身体去挡。场下更甚,有时甚至无需言语,一个眼神就能明了,那种无言的默契始终围绕在他俩周围。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而黄少天,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有次其他人又肆无忌惮地开喻队和黄少玩笑时,郑轩突然老气横秋地说了这么一句。大概是看到了呆滞的小卢,郑轩又笑嘻嘻的补充到:“老队长魏琛说的!难得的金玉良言!”

不知道自己是当时是什么表情,只是觉得难过的好像呼吸都变得困难。

糟糕!分神!

又一次看到黄少回防护住喻文州时,小卢走神了。却忘了此时正在比赛中!还是和微草一决胜负之战!来不及了,失误已经造成,自己和队员离得太远了,这种机会王杰希当然不会放过,立刻围攻!

本场比赛,蓝雨战队新人卢瀚文,重大失误。

蓝雨战队

败。

赛后的记者会,卢瀚文流下了悔疚的泪水。

“下一次,我会更强!”不止是比赛上,我要变强,我要和你站在同一高度,斩退来敌!

错误已经酿成,眼泪就无济于事。

回到蓝雨后,小卢虽然看着和之前一样,但那种强装的坚强到底逃不过喻文州的眼睛。训练中的一点小失误,也会一再道歉,这情绪显然不对。到底还不成熟,又是在那么重要的比赛中失误,不好好开导很可能就走入死胡同,可是小卢一副自己已经调整好心态完全没问题今后会更努力明显不想谈的样子,喻文州要是自己去和他说,队长的身份很可能造成反效果,还是让黄少天去吧。

黄少天回到房间,那个小小的身躯果然正坐在电脑前一丝不苟地重复着今天的练习内容。坐在床位,拍了拍床,“小卢过来!”

“嗯?黄少你回来啦!马上就好,等下!”做完手里的训练,才坐到黄少天身边,“黄少有事么?”

“转过去!”让小孩侧对着自己,黄少慢慢地帮他捏着肩膀,“你看看你这都硬成什么样了。放松。你这是干吗手不想要了?肩周炎颈椎病对职业选手来说都是致命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对不起黄少。”小卢低着头,听完后就是道歉,肩膀绷得更紧了。

“放松放松叫你放松你怎么反而挺起来了。道什么谦啊我又没有怪你我这是关心你,你知道的大家都很关心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对不起……”声音越来越低,隐隐带着潮意。

“唉唉唉唉别哭啊真是……”从背后搂住那个单薄的身体,将头架在那个小脑袋上,慢慢磨蹭着说,“没有人怪你小卢。你做的很好!真的!比赛嘛,难免会失手谁敢保证自己不出错?”

“可是……我当时的确走神了,如果不分心,就不会……”

黄少打断他,“没有如果,输了就是输了,你自责这很好说明你知道自己的错误,那就改正,引以为鉴。你以为所谓的经验是什么,冠军之路千难万险,大家都是这么一点点带血爬过来的,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小卢静静地听着,“……黄少,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分心么?”也许是这个怀抱太容易让人迷失,小卢突然放软了身子偎进黄少的怀里。

“因为什么?”

“……没,没什么。”

黄少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只是一下一下地拍着他,“不要再多想了嗯?”

“嗯。”

“我...我知道你和队长关系好,特别特别好,我...我也喜欢黄少的!特别喜欢!最喜欢!”

“嗯嗯嗯我也喜欢小卢大家都喜欢小卢所以你要快点正常起来知道吗!”

果然,自己在他眼里始终只是稚嫩的小孩,如果,如果能早几年来到世上,如果早一点碰到你,在喻队之前就遇上你,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样了呢?你是不是也会像喜欢喻队一样喜欢我了呢?我也想和你一起站在荣耀的舞台,我可以和你一起斩退来敌,可以和你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甚至只要有你,即使是失利的苦果,对我来说也是甘之如饴!

他这么难受,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抬起头,黄少天脸上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嬉笑依旧,微垂的眼中有一丝宠溺,格外诱人。

黄少的手还在他的身上移动着,轻柔得让心都跟着颤抖起来,好几次他差点就忍不住要伸手去捉了。欲望好象被不停地撩拨着,渐渐地就将其他所有的情绪淹没,小卢不敢再看下去,他闭上眼,身体的感觉却变得越发地清晰。温热的掌心,指间的薄茧在肌肤相触中变得格外清晰,每一次停留都似火在心尖上熬,每挪动一分,欲望就涨一分,就连四周的空气,也慢慢变得灼热起来。

心中有个声音一直鼓噪着他,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吧......

唇,一碰即离,小卢立刻就心虚无比,只是缩在那儿等着挨打骂,片刻后却发现黄少居然不动不言,他的胆子也就大了。抬眼看去,便见黄少睁大双眼,脸上是掩不住的无措。

心微妙地就荡漾了起来,如着魔一般,此刻的黄少在小卢眼里致命的好看。

唇上还残留着片刻前相触时沾染的温度,酥软温热,明明只是一般的温度,却一路往心里蔓延,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了。他甚至来不及思考,那狂热的冲动就已经支配着他,又一次重重地吻了上去。

相触,辗磨,甚至忍不住伸出舌头探过去……

那种滋味已不知该如何形容,只觉得欲望不断地驱使着他去掠夺,明明应该满足,却反而因为一点点加深的吻而变得更加饥渴,强烈到无法自抑时真恨不得就将这个人活吞了下去。

怎么都无法挣脱欲望的支配,直到胸口狠狠地吃了一记痛。他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自己被用力地推开。

“你你你你你做什么你缺爱了昏头了还是碰上不正常的东西了要不要找徐景熙给你治治啊?!”因为长久的呼吸不畅,黄少天的话带着点气喘。

“黄少,我……”

“闭嘴闭嘴闭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那我都安慰过你了现在好了吧不好也不关我事我没办法了你去找队长吧今天你就去于锋那屋里睡吧。”黄少的声音听起来又轻又急,似乎正努力忍耐着什么。

“黄、黄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心的……”

“出去出去出去我要睡了再见晚安!”黄少不等小卢说完就把人推出了房间并干净利落地关门上锁。

“黄少黄少开门嘛,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是小孩了呜呜呜呜呜。”

“黄少你不让我和你睡,可是我被子什么的都还在里面......”话还没说完,小卢就被自己的铺盖盖了一脸......

“那我走了...我一个人睡会不习惯会害怕的......”

“……我走了。”

“我真的走了......”

“呜呜呜黄少你都不留我。”小卢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了,明明不想离开,却一直得不到挽留,小卢有些忿忿,又觉得难过得不得了。

门后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小卢垂头丧气地往于锋的宿舍走去,直到把自己关进屋里,他才恍惚恢复过来,只觉得之前种种都跟做梦一样。

他跟黄少表白了?

他还亲了黄少?

可是黄少不相信他,不相信他的爱,明明自己已经那么那么地爱着那个人,想到他诧异惊慌的神情就心痛的快要死掉。

呜呜呜呜呜黄少......

从未像此刻这般迫切的想要成年,从未像此刻这般痛恨自己的幼龄!


评论

热度(28)

  1. 小黄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