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你是我的天

15

喻文州问黄少天开解结果时,黄少天含糊其辞的一带而过。小卢是正常了,可是黄少却像被传染了似的开始反常。这种事难道也像感冒,要传给别人才会好的么?

“小卢,你和黄少怎么了?”喻文州拦住一个人垂着脑袋往前走的小卢。

小卢靠在走廊的墙上,脚无意识地蹭着地,“队长,你发现啦......”样子看起来格外可怜。

摸了摸他的头,“是什么事呢?能告诉我么?”

小卢没哼声。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难得勤奋地跑去黄少晨练的路上陪他一起跑步,特别乖巧地跟他说早上好,黄少却好像没看见他一样直直地跑了过去,甚至还加快了脚步!自己还觉得那背影该死地好看。

现在听到队长的问话,小卢就更沮丧了。这种事要怎么跟队长讲嘛,而且队长还是自己的情敌呢……

“队长,你觉得黄少是个怎样的人呢?”沉默了一会,小卢突然抬头看着喻队问了这么一句,神情肃穆,仿佛接下去的答案会决定着什么。

喻文州作为四大战术师之一,对他和黄少之间的事并不是毫无所觉,只是也被小卢的年纪所蒙蔽并未往那方面想,此时看来到底是自己疏忽大意了,小卢对着黄少早已不是普通的感情了。想了想,回道:“少天啊,少天是个很特别的人。联盟战术大师有4个,完美的机会主义者却只有他一个,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他心冷。能忍耐住别人也许无法忍耐的压力。他的话唠是因为他跳跃性的思维,他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他看事角度刁钻,所以他能发现的破绽也是独一无二的,他是很有自己标签的人,他就是他,黄少天就是黄少天,无可取代。”

“队长……你对黄少的评价好高……”听完答案更难受了,简直就是自虐。

喻文州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少天看着和谁都能玩儿到一块儿去,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回事儿,他心里可算得清着呢。瀚文,拔刀斩是多少距离释放?”

卢瀚文被突然的提问愣住了,他条件反射的回答道:“四码……?”因为问题来的莫名其妙,他偷偷抬眼扫了眼喻文州,就像每一个被抽起来背书的学生。

“没错,少天对距离的把握很准,不仅仅是指荣耀。”

小卢隐隐有点触动,但又不能抓住它。

“没懂?”

小卢老实的点头。

“机会。机会对他来说很重要。有的时候你需要给他机会,让他表现自己;有的时候你却要一丝机会都不留才能逼出他。”看着某个明显因感情而困扰的小孩,喻文州好心情的低下头在他耳边最后点播了一句。

小卢瞬间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喻文州,却只看到了自家队长走远的身影。机会,所以,黄少,我是该给你机会呢还是不给呢?

“少天是我最重要的……你们一样的家人的存在。”

16

训练的时候下意识的找了一圈,却意外的没有发现那个身影。想到这两天,自己根本不敢和他正面接触,看到就远远躲开,黄少就觉得自己窝囊。心不在焉地打开训练程序,眼神却不时扫向门口,那个熟悉的人影却一直没有出现。

“上午就到这边,去吃饭吧。”喻队站起说道。

“终于可以吃饭了!饿死了!”

“不知道今天中午吃什么,我想吃红烧狮子头。”众人听到吃饭,都勾肩搭背的往外走去。

黄少天走在最后,悄悄地拉了下喻文州。喻文州了解的停下。看着喻文州看向自己求解的眼神,黄少天清了清嗓,压低声音问道:“今天小卢……怎么没有来?”

“小卢今天请病假了。”

“什么?!病假?他怎么生病了?”

“嗯,少天不知道么?说是头痛,在宿舍睡着呢。”

“我…我不知道,我去看看。”说着就快步离开了。

屋内很安静,看不出任何异样,黄少往内走了几步,才看到床上鼓起的一团。

小卢埋着头缩在那儿,看起来蔫巴巴的,也不知是怎么了。

黄少天坐在床头唤他,“小卢?”

“黄少……”小卢的声音听起来低弱无比,更是让人觉得可怜得不得了。

这个人长得讨喜,到哪都是备受宠爱,一直都被护得很好。看着光长年岁不长心跟小孩子一般,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呢,少年天才,有天赋,有胆量,果敢热烈,独当一面,为了胜利可以不计手段。会闹腾,也会撒娇,偶尔恶作剧也觉得是可爱的,何曾这样可怜兮兮过。黄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自己明明也一直宠着的小孩怎么就被弄成这样了呢。

“你怎么了感冒了么晚上睡觉是不是又踢被子了多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么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小孩了么这就是成熟的表现么?”

“黄少……难受……”小卢又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尾音都带着点啜泣的意味。

黄少的脸色沉了一分,“怎么样哪里难受吃药了没还是去医院吧?”

小卢偷偷地看了他一眼,自己可是装病哪敢去医院?!干脆装着咳咳咳咳咳的咳嗽起来。黄少忙帮他倒了边水,扶他坐起靠在床头,小口小口地仔细喂他。“慢点喝不够还有。”

小卢盯着那只拿杯子的手,素雅莹白的马克杯在他眼里都不及那只手的玉骨冰肌,只是极微小的动作就足以惑人。他装着不经意地连同那只手一起握住杯子,只觉得心都颤了起来。抬起头,目中波光粼粼,十分的可怜硬是被他加到了十二分:“黄少……”

黄少盯着他的眼睛看,那双眼都快要冒出水汽了,轻叹一声,弯下腰揉了揉他的头:“好点没嗓子还难受么水还要不要了?嗯?”

小卢很自然地往前抱住他的腰,一蹭头就往他怀里埋。

黄少身子瞬间挺直又马上放松下来,放任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在怀里乱蹭:“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呢?...一个人...住的不习惯么?”

“呜呜呜呜呜呜一个人睡好可怕的黄少你不要我了都不理我晚上都没有人跟我说晚安也没有晚安吻呜呜呜呜呜”

“我我我我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不理你了?一个人睡哪里可怕了我们都是一个人一间房啊!”

“有!明明就有!我和你打招呼你也不理我!远远看到你还会装作没看到的转身!一个人睡关了灯好黑好可怕没有晚安吻我睡不着!”小卢突然抬起头对着黄少哭道,两只眼睛红红的。

对上他火辣辣的眼神,黄少脸上有点讪讪,自己这段时间的确在躲他,被个比自己小的孩子表白说喜欢!还被夺了初吻!!还是和自己一样的男孩子!!!是人都会不知所措的好么!这个大招来的快很准一下就把他打蒙了没有找到机会之前不就该迂回走位么?!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么我干嘛躲着你我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所以黄少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眼睛还是红的,声音却分明带上了喜悦,音调都高起来。

“嗯嗯嗯嗯嗯是啦是啦是啦。”不敢和他对视,黄少的眼神四处游离着。

“所以你还是在意我的!你也喜欢我的对吧!”小卢更开心地盯着他问道。

“闭嘴休息!”恼羞成怒地黄少一把把他按回床上,掀过被子就往他身上盖,也不管会不会把他闷死......

嘻嘻嘻嘻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隔着被子都能听得到的傻笑。“黄少我喜欢你!不!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的!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是了!”或许担心那人的回答还是拒绝,小卢并没有掀开脸上的被子,但表白却明明白白的传到了黄少的耳中。

房中安静了片刻,额上的被子凹下一个弧度。

温柔的一个晚安吻。

“我也是。”说完热的耳朵都红起来的黄少天快速向门外走去,听着身后人手忙脚乱地从被子中钻出,“诶诶诶诶诶黄少?!”

掩上门最后听到那人的一句——

“前辈,等我长大!”

end



还有一个。。。。。。纯肉的番外【好耻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