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你是我的天

番外

*我才不会说写这篇文就是想看小卢年下!!结果写着写着发现按照我的设定小卢才15QAQQQQQ下不去手就只好扔番外里了……第一次写哔——质量不保证【

*居然被和谐了?!!!我该激动我这种肉渣还会被和谐么。。。。。。



黄少天昏昏沉沉从被子里钻出来时屋子里一点光都没有,落地窗前的窗帘不知何时被严丝合缝地拉上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黄少天想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手脚全被绳子捆着绑在了床头,整个人呈大字躺在床上,一♂丝♂不♂挂。

一瞬间的害怕,完全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但是刺客般机敏的直觉告诉他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人的气息,熟悉又陌生,危险而诱惑,蠢蠢欲动。

“谁在那?!出来!这是哪里为什么绑着我?”

黑暗的角落里人影动了动,慢慢的起身,一步步的接近。

“小卢?!怎么是你喂喂喂你搞什么今天又不是愚人节?是不是郑轩他们又想了什么鬼主意来戏弄人?好啊你们居然玩到我头上来了!快放了我让我去收拾他们!”知道事情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但自己眼前完全没有脱身之法,黄少天只能靠不断说话来拖延时间,最好能套出有利的信息,伺机而动。

但是小卢一点没有被影响,坚定地朝他走来并压了下来,唇和唇之间只留一丝可有可无的细缝。

“前辈。”

“黄少。”

“黄少。”轻微的声音从唇齿相碰中缓缓流出。

是什么时候捉住黄少的手十指交扣,小卢都分不清了,等开始感受到真实时,他已经着了魔似的吻上了对方的唇。唇齿相触的刹那,自心底喷涌而出的欲望将最后一丝理智迅速湮灭,满足感升到了顶点,他却更加粗♂暴地在身下人的唇上辗磨啃咬,心中那头野兽被禁锢太久,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眼前人吞噬。

他能感觉到黄少的抗拒,能感觉到他越来越激烈的挣扎,他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因愤怒而颤抖,心底却有莫名的兴奋因为这挣扎而疯狂地增长起来。

那是一种肆虐的兴奋。

掌心紧紧捉着的温热似乎随时都要挣脱,他下意识地加大了力度,黄少天的手腕在自己手掌中骨节分明,有那么一瞬间,魔障般的冲动让他恨不得将之捏碎,狠狠捏碎他的翅膀,让他不能再自由飞翔,只能栖身于自己的怀抱,这样就只属于自己了吧。

但触及黄少隐忍的目光,理智又瞬间回笼,那样之后的黄少又怎么是自己爱到心碎无法自拔的人呢,黄少天就该是展翅翱翔的雄鹰,就该是天之骄子受人景仰,他是此生上天赐予自己最好的礼物。

明明只有亲吻,但黄少有种自己已经被逼到绝境的感觉,正愁无处可逃,

机会!

虽不知为了什么小卢突然停下了那可怕仿佛要将自己整个吞下的进攻,但是这的确是一个很大很值得出手的机会!毫不留情地发出了攻击,狠狠咬了下去,血腥味毫无预兆的弥漫开。

这一下,连意识都闪现一瞬的空白,小卢也没想到黄少会突然袭击,狼狈地愣在那儿。果然啊,这个人真是一点机会都不能留给他,否则什么时候满盘皆输都不知道。唇上传来嘶嘶的疼痛感,舌尖慢慢舔去,一手固定住黄少的下巴,让他不能在行凶,舌尖继续向前将他的血渍也一并舔去。

机会主义者永远对时局有着清晰的把握,知道同样的招数一击不成在想反击就更难了,索性黄少也并不是指望刚那一下就能救下自己,只是阻一下小卢的攻势,所以他只是愤恨地瞪着眼前人,并恶狠狠地叫着:“你做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看看清楚!我是黄少天!!你发什么情要发♂情去找女人去!”

“呵,”从喉咙深处溢出的一声轻笑,低沉又暧昧,完全不同于少年平时的嗓音,“你也知道我是在发♂情么。可是你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情从来只因你而起啊...少天...前辈。”最后的前辈两字几乎听不出,只能从唇与唇的触碰中依稀觉察,小卢边说也不忘放过眼前对自己有着致命诱惑力的唇瓣,真是...怎么都要不够呢。

黄少天一再的冷静终于被打破,他慌乱地挣扎起来,却只换来小卢更激烈的压制。

“你干什……放……”凌乱的话语淹没在啃咬似的亲吻中,黄少天只能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小卢,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挣脱了。

直到两人都差点无法呼吸,小卢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他,结束了那近乎折磨的亲吻,却依旧压在他身上,艰难地喘着气,脸上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小卢……”黄少天刚开口,又一次被吻住,他拼命地摇头想要躲避,却根本无处可逃。

“黄少,不要挣扎。”小卢的声音很轻,几乎整个人都趴在黄少天的身上,不停地喘息着,连话都说不完整。“黄少,要乖哦。”仿佛想起了什么,又轻轻补充了句,

“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黄少天对他说的话。

“放!开!我!”黄少的脸色格外难看,声音很冷,已经带上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听话。”小卢却只是笑了笑,低头亲了亲他的鼻尖,“真奇怪……怎么就这么喜欢你了?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得心都痛了,一离开你就难受得不得了……”呢喃着的少年看起来像是着了魔似的,眉目间透着比往日更盛的美丽,如同饥♂渴的野兽,小心翼翼地舔舐着自己的猎物。

“小卢,不要……你在干什么,放开我!”黄少已经彻底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中只剩下满满的惊惶。

“黄少别怕。”小卢轻声安抚他,一边轻柔地舔过他的喉结,而后是细碎的吻,夹杂着情难自禁的吮♂吸。

“小……卢……”

“黄少,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我这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放开!...我!”

“你喜欢我吗?”

“放开我……”

小卢却像是根本听不到他的话,吻已经落到了锁骨,他恶作剧般地咬下一个又一个牙印,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向下游移。

赤♂裸的身体呈现在眼前,让人兴奋得忍不住尖叫。黄少天的身材并不像一个长期坐在电脑前的职业选手该有的样子,爱好运动的他每天坚持晨练,自己与他同居开始就一直被拉着同跑,虽然当时叫苦连连,现在想来却都是甜蜜。况且,跑步使得眼前之人线条紧绷而流畅,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低头含住了上面的突♂起,舌尖流连不已。

“黄少……看起来好好吃。”

他不停地吮♂吸啃咬着,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随之颤抖,就越发地兴奋了起来。

舌尖舔过小腹时,身下的人身体剧烈一震,无法控制地扑腾起来,似是难受到了极致。

小卢却没有放过他,只不断地印下一个个吻,感受着每一次相触时这个身体的轻颤,就兴奋得几乎疯狂。

他开始毫无章法地去扯黄少的裤子,失去遮掩的欲♂望被彻底地暴露了,小卢近乎虔诚地凑过去亲吻了一下:“黄少对我也是有欲♂望的吗?”

黄少天没有吭声,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挣扎,仿佛放弃了一般,联盟第一话痨此时安静的像被周泽楷附了身。

“这里,已经这么硬了呢……”在那抬头的欲♂望上又亲了一下,似乎不知该怎么办,又亲了一阵之后,终于忍不住舔♂舐了起来。

黄少身体上的颤抖越来越强烈,呼吸也越来越重,小卢如同受到鼓舞一般,越发卖力地吮♂吸起来。他的呼吸也一样粗重,手不停地在黄少身上抚摸着,一点点点燃对方的热情,想要与之共同起舞。

只是开始,就已经这么兴奋了。

小卢将身体放得更低,紧紧贴在了黄少的身上,温热的触感让他不禁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喟叹。

舔♂舐和吮♂吸已经无法满足他,每一次吞吐都比上一次更缠绵难舍,就连随着轻颤流出的蜜汁都仿佛美味无比,让他渴望得浑身寒毛都竖起来。

缓慢地吐出那显得疲软的玉  茎,乳白色的汁液自嘴角一直顺着流下去,小卢受不住诱惑又低头去舔了一下。

“黄少的味道真好……”湿润的舌头在平坦的小腹上流连,仿佛要在每一寸肌肤上留下印记。身体也不停地扭♂动着,肉♂体的摩挲轻易就生出热辣的感觉,他的手不断地抚摸着黄少的身体,不断地往上扩展着他的领地,最后衔住了那一点暗红。

“啊……”一直安静得异样的黄少突然低叫了一声,认命般,向上挺了挺胸,把那点往那人手中送去。

“黄少!”感受到对方的变化,小卢又惊又喜,一时都不知道该继续还是停止。

“你喜欢的……你也喜欢的是不是,我这么喜欢你……”

“黄少,黄少……我爱你”小卢激动地说着,因为激烈而模糊,零碎的话语间他只是不断地吮♂吸着那一点已经硬得有些发胀的突♂起,牙齿每一次轻碰,他都能感觉到身下的人越来越配合,身体也渐渐向自己打开。

无法控制地渴求。

真让人恨不得立刻看到他露出迷乱的表情来。

强烈的冲动让小卢的动作都变得粗暴了起来,他放弃了在那一点上盘旋,开始连舔带咬地移向锁骨,然后又在喉结上细细地舔弄起来。

细碎的呻吟随着他舌尖每一次用力自黄少嘴里泄露出来,黄少像是完全被他操纵着一般,每一下颤动都是因为他。缠绵地吻上了对方的嘴唇,黄少并没有反抗,牙齿轻轻一顶便松开了,任由他长驱直入,疯狂肆虐。

小卢根本舍不得放开。不断地交♂缠挑♂弄,不停地吮♂吸着这个人的气息,恨不得榨干他最后一口气,即便胸口都因为窒息而隐隐作痛了,都还是舍不得。

好喜欢,喜欢得心都痛了。

终于无法继续了,才微微松了口,呼吸絮乱不堪,他压着黄少趴在那儿,指尖自唇一直抚去,脸,鼻,眉眼……在跟那双因情♂欲而湿漉的双眼对上时,他又一次道出了心中对这个人满满的爱意。

“黄少。”

“我爱你。”

又是一吻,比前一次要轻柔得多,小心翼翼地。

黄少天惊讶于对方唇上传来的爆发的炽热的爱意,莫名的有点心酸,什么时候起,这个自己一直当成孩子的少年已经长的这么大了,什么时候起他对自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情,闭上眼,黄少天一点点,一点点开始回应起对方来。

小卢连话都不想说了,越发激烈啃♂噬起来,含住耳垂吮♂吸,又顺着后颈一点点地亲下去。

绳子不知何时已被解开。毕竟还是顾忌着对方的手啊,要是伤了自己第一个无法原谅自己。

黄少天几乎被他抱在了怀里,两具赤♂裸的身体贴在一起,迅速就被情♂欲烧得炽热。

小卢的呼吸越来越急,欲♂望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他却还是强忍着,只是不断地舔♂舐着黄少的身体,透明的口♂液沾在白玉般的身体上,无端地就添了几分色♂情。

吻落到黄少后腰时,小卢能感觉到怀里的身体无法控制地僵直了起来,他越发积极了,顺着深沟一点点往下探索。

黄少的身体扭动得越加厉害,就连疲软的那根也重新抬头,却跟之前的挣扎完全不动,他此刻已经被情♂欲彻底支配,只依循着本能作出反应。

“放松,乖,要相信我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终于那诱人的小♂穴开始变得松软,甚至开始细微地收缩起来,小卢小心翼翼地将指尖探进去,就感觉到对方浑身一震,指尖上却感觉到了细微的吸力。

“黄少这里……在渴望着我吗?”小卢的声音带着情♂欲的沙哑,响起时仿佛连周围的气息都被染得暧昧不堪。

“闭嘴...什么时候你话也这么多了...”

小卢呵呵低笑起来,“向你学习啊前辈”依稀是昔日无害纯良的模样,手指却不断地往深处探去,一边慢慢地捅入另一根指头。

“唔嗯……”难耐又诱人的呻♂吟响起,黄少又难耐地扭动了一下,仿佛想要摆脱体内的异物。

小卢稳稳地抱着他,手指在狭窄的甬道里不断开拓,那种异样的热度和内壁的细嫩软润自指尖一直传到心底,让他几乎把持不住。

呻吟声断断续续地回荡着,身体无意识地磨蹭。

小卢再按耐不住,抽出手,将黄少重新压回床上,抚着他的腿将之抬起,便将自己已经肿胀不已的欲♂望插到了黄少双臀之间。

那炽♂热的温度仿佛吓到了黄少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缩了缩,小卢紧紧地箍着他的腰,手臂抵着他的大腿,微一停滞,便将那欲♂望埋进了他的体内。黄少如同脱水的鱼儿般扑腾起来,长长的一声呻吟,“痛痛痛痛痛混蛋好痛出去!”震动着小卢的耳膜。

心跳都似要在瞬间停顿,小卢僵在那儿,安抚的亲吻着他,“别怕。别怕。很快,很快就好了。”

半晌才又一次往深处撞去。

“啊——你个...臭小子”黄少仰起头,身体动作僵硬得扭曲,手无意识地抓攀上小卢的背吸取力量。

 彼此的呼吸起伏仿佛都拥有了和谐的节律,他忍不住亲了亲黄少,将分♂身微微抽出,而后又以更迅猛的力度冲进去。

“啊——”黄少又惨叫了一声,小卢却没有再给他缓冲的机会,又一次抽离后便猛烈地顶♂撞了起来。

“啊啊……啊……慢...慢点啊”破碎的呻♂吟不断蔓延,黄少的身体只能随着那暴风骤雨般的顶撞摇摆着,小卢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抽♂插都仿佛要将他贯穿一般,带着几近疯狂的欲望,久久没有停息。

意识几乎被达到顶峰的快感淹没,他只能遵循着本能快速地抽♂插顶撞,最后狼狈地抽离黄少的身体,痉挛着身体喷射出粘稠的体液。

他屏息不动,直到激情的余韵散去,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无力地压倒在黄少的身上。努力伸出手摸了摸黄少的脸,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说过,前辈,等我长大。现在你愿意成为我的了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自身,没有,没有吻♂痕,可是下♂身的黏腻感却清晰的提醒着他刚刚那个梦境是多么的诡异!

他居然梦到了自己和小卢!自己还是被压的那个!自己还因着那个梦有了反应!这都是什么事啊!!!耳边反复还回响着那句“前辈,等我长大!”空气里也仿佛弥留着那些暧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卢才15啊自己真是丧心病狂这算不算猥♂亵未成年啊不对自己才是被上的那个应该不算吧算不算。。。拉过枕头压住脑袋,黄少天装死的又睡了过去...

end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