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

写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叶魏梗

*叶修:“喂”

 老魏:“吃错药了?干嘛叫这么亲热!”


*老魏:“耶——!”

 叶修:“叫我干吗?”

233333333看得懂么><是不是很蛇精病




3

街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叶修慢慢地往前踱着步。他的酒葫芦里存量不多了,要出远门可不得备点么,唉,这个王大眼就会给自己找麻烦!

循着酒香来到酒肆,店门口老魏四仰八叉地躺在躺椅中,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拿着酒壶,正悠闲地晒着太阳。

「劳驾来壶酒。」叶修解下腰间酒壶递上。

老魏懒洋洋地掀起一边眼皮瞟了眼他,嘴角撇了撇正不愿搭理,扫过那个酒葫芦眼中精光一闪。

「看不出你个臭要饭的倒是有个好宝贝,不会是偷来的吧?」

「呵。倒也算是偷来的,跟着下了好几个斗才找到这么一个宝贝。」叶修爱怜地抚着手里的葫芦。

「找?听你这意思,合着你跟人干那凶险事就为了这?」

「不然?」

「呵这倒新鲜!」老魏腾地坐起,一脚抬起翘在椅子上,「这玩意儿可值不了几个钱,也就在我们酒鬼眼中是个宝,你想说你爱酒大过命?」戏谑地问起来。

「你也说了,在我们酒鬼眼中这可是无价之宝,自然值得。」

「哦——?爱酒之人自有那一套什么什么杯配什么什么酒的说法,你倒是说来我听听。」

「那我可不知。」

「不知?看来你也没你说的那么爱酒么。走走走别挡着我的太阳!」赶苍蝇似的挥着叶修,老魏又躺会了椅中,闭着眼生人勿扰状。

「哪来那么多名堂,我可不是那些之乎者也的酸秀才,这酒么,喝的就是个爽快,自己痛快了怎么都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小子顺眼!」老魏听了那话大笑道,「也是你命好,今儿个老夫刚开了一壶二十年的陈酿极品女儿红!便宜你了跟我来。」

「早闻到了,就等着解馋呢。」叶修跟着他往店里走。

「属狗的啊?鼻子倒灵的很。」

有酒喝,叶修也不理会老魏的嘲讽,好心情地背着手跟在他后面。

叶修的酒葫芦只有寻常葫芦的一半大,没舀几勺就装满了。老魏啧啧摇头说他宝贝是好就是不经喝。叶修听了笑笑也没反驳,别人可能不够,但于他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了。他虽爱好杯中物,却不是个有酒量的人,或者说是根本没有酒量,喝一杯就能倒。所以他喝酒和别人不同,往往只是开着闻上一闻解解馋,实在耐不住了才小小的抿上一口,还要在嘴里含上半天再意犹未尽地咽下。这酒葫芦能入老魏的眼也是因为即使装入清水,久了也能变出酒味来,用它存酒,那酒就愈久弥香,这一壶够叶修美上好久了。

告别了老魏,叶修一摇一晃地走着,待到转角人少处,就解下酒葫芦让他躺在掌中,口中轻念法诀,那巴掌大的葫芦瞬时变成幼童般大小浮在半空中,叶修身形一晃已坐在其上,又是一串法诀,那葫芦驮着他稳稳地往远处飞去,正是微草堂的方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