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5

夜已深,微草堂西墙角的一排矮弟子房中,唯有一间还透出少许灯火。

屋中一稚子正垂首坐在桌旁,映着微弱的烛光看着手中的画卷。头发一丝不苟地在头顶梳成发髻,露出一节纤瘦见骨的脖颈,身上的道袍七成新,可是洗的很干净,穿在身上不见一点褶皱,略长的袖口也被仔细地折至手腕上方。

小道童就是王杰希口中的乔一帆。

此时的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中的画——

画上的玄衣少年侧身而立,手握战矛直指前方,眉目以下都掩于铁面之后,只留一双剑眉长目,顾盼烨然。

人如玉,世无双。

丰姿隽爽,湛然若神。

白玉谁家郎,除魔天地间。

屋中若有第二人在场,看到这幅画必定会惊呼出声「叶秋!!」没错。画上的正是修道界近百年来最杰出之人,嘉世楼首席大弟子叶秋。最近几辈修道的小弟子几乎都是听着他的故事成长的。只是叶秋虽年少成名,却异常低调,凡于人前必带着那半片铁面,除少有几个熟识之人,无人知晓其真面目。却反添神秘感,更受年轻子弟推崇,常被模仿,尤其在女弟子中吃香。店家也是嗅到了其中有利可图,推出了很多叶秋的人物画,每每都被一抢而空。乔一帆手中这幅就是三年前斗法大会,叶秋带嘉世出战,一杆挑翻对手后屹立在台上的风姿。据说还是珍藏版,当时只售了十卷。

乔一帆手指摩挲着画中人的眉眼,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他才低叹了口气,抬起头慢慢地扫过屋中每个角落。屋内其实很简陋,只有一张一人睡的木床,一张小圆桌,桌上的蜡烛已快燃尽,旁边的木架上有一个木盆,上面搭着一块旧的已经破洞的毛巾。床上放着一个小包裹,那是他之前刚打包好的,里面只有几件替换的衣物,他最重要的行李就是手中这幅画了。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乔一帆仿佛才真的意识到这一点,突然很舍不得。

乔一帆幼时被游方道人相中,指点了一二,踏上了这条修道之路。那位道长说他有天赋,告诉了他微草堂每十年会开堂收徒一次,帮着他报了名,让他参加。怎么会被留下的他已经不能准确记忆了,只觉得很幸运,那种欣喜每过一关就加倍冲击着他,到最后就只剩真的被选中了呢这一个念头了。

世事若一直这么简单就好了。他虽然有天赋,可是能进微草堂的哪个天赋比人差?他只是一堆天才中最不天才的那一个,最终只成了衬托月光的星砾。

堂主的话还沉沉地响在耳边,当时他跪在冰凉的地上,等着上方之人的答复。可是那句「微草堂不会出面」生生地浇熄了他心中最后的希冀,那凉意直达心底,膝盖地下那一点反倒不值一提了。

他悟性不及别人高,进修没有别人快,同辈的弟子都能对他呼来喝去,一直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就怕犯了错被逐出去。这样不顾一切,莽撞地闯入堂主闭关之地真是想都不敢想。

可是,他做了。

当听到叶秋被逐,嘉世楼全力追缉叛徒叶秋,死伤勿论的时候,他做了。

他也听说堂主和叶秋私交甚好,他求堂主卜平安卦,堂主答应了,一切都那么顺利。听到那人尚好,他几乎激动地当场哭出来。可是当他继续恳求希望微草堂能站在叶秋这边时,堂主却拒绝了。

是啊,堂主一心只为微草堂,他是为了微草堂可以舍弃小我的人,他可以出面帮叶秋,可是微草堂不行!他不会放微草堂有一丁点危险。

可是,仅王杰希一人,再德高望重,也抵不过势单力薄,如何与整个嘉世楼为敌?如何才能帮叶秋前辈呢?!求堂主答应已是他想到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

真是恨透了这样没用的自己!乔一帆颓然地软下脊背,挣扎着爬起想要告退。

「一帆,你改修阵鬼一道,微草堂典藏不多,钻研之人也甚少,对你的指导实在有限,明天起你就不必在堂里修行了。我为你找了一位师父,他术法绝妙,你跟着他必能获益良多。」

来了。

乔一帆默默苦笑了下。不是不想拒绝,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呢。进了堂成了正式弟子被劝退的他或许还是头一个吧?堂主真是费心,还帮自己找好了师父,自己这个资质也不知别人能否瞧上眼,不过卖着堂主的面子大概勉强会收下自己的吧。

罢了,离开了就不用受堂里的规矩,倒是可以方便自己去寻找叶秋前辈了。虽然自己的力量渺小的不值一提,可是他还是想找到那个人,陪在他身边。

「是。多谢堂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里回荡,转身退出。


评论(2)

热度(28)

  1. 燁君棠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