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6-7

6

一夜无眠。

窗外的天色一点点的亮起来。门上传来一阵轻扣声——

「一帆,你起来了么?要去早课了。」

乔一帆忙跑到门边打开门,望着门外笑着等他的同伴,理了理自己其实十分整齐的道髻,开口应道「英杰早。」

来人和乔一帆差不多高,但是相比乔一帆不健康的羸弱明显要圆润些,微微下垂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带着点怯意和羞涩。同样的灰色道袍,少年身上的明显是崭新的,大小也正合适,精致的小人儿即使包裹在这样的粗衣里,也照旧白嫩可爱,看起来像讨人喜欢的兔子。看到乔一帆出来了,就伸手牵起他的。

「今天早课……我就不去了。堂主让我去大殿找他。」

「师父找你何事?嗯一帆你为何拿着包裹?」高英杰疑惑的看着他,眼睛因为惊讶微微瞪圆,更像兔子了。

高英杰是王杰希亲点的关门弟子,天份奇高而为人谦虚,在微草堂上下倍受宠爱,不少人认定他就是下一任堂主,和乔一帆这种末级弟子自是不可比的。所以乔一帆称王杰希为堂主,高英杰唤的确是师父。这样两个人照理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可高英杰却异常依赖乔一帆,他性子内向,在旁人面前都是怯怯的不敢发表意见,连王杰希都说他这样不利修行,让他自信点。唯有在乔一帆面前,会放开性子的说话,开心的不开心的,每天遇到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能讲上半天。王杰希单独指导的新术法他也会豪不藏私的回来和好友分享。堂里有些爱嚼舌根的,因此更不待见乔一帆,说他心思重,装可怜缠上了门主高徒,居心不良。高英杰听见了虽不会与人高声争执,但每次都脸涨得通红,一字一字斩钉截铁地说「一帆不是这种人!」他不懂为何有人会这么想一帆,一帆从来没有问过他师父教了什么,明明是自己缠着要告诉他的。一帆那么聪明,自己教他的演示一遍他就基本明白了,他不明白师父为何不收一帆,他曾经鼓足勇气私下问了师父,师父只是摸着他头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他不懂可是他也不敢再细问。他也知道自己性子太软,有时候太过依赖朋友,于是他便把自己学到的一股脑告诉乔一帆,带着回报和珍惜的心态,我的就是你的,他这样想。

乔一帆捏了捏握着他的那只手,「英杰……我…要走了。本来不想和你当面道别了……这样也好,要说再见了呢英杰。」

「走?去哪?为什么?」高英杰明显没想到好友会说要走,紧张地手心都有点冒汗了,一连声地问着。

「堂主说让我出去历练历练,他为我找了一位新师父,以后我就跟着师父修行了。」乔一帆露出了一个安慰意味的笑容。

「历练是好事儿啊,师父常说实战很重要。你为何不早告诉我呢…还准备不辞而别…我…去求了师父和你一起去好不好……」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可能,声音越来越低。他是王杰希的关门弟子,要历练自会由王杰希安排,既然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就意味着王杰希并不准备让他此次跟着乔一帆一起去。沮丧地低下头,牙齿咬着下嘴唇,不想分开却无能为力。

乔一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看着好友越垂越低的头,眼角都泛红了,这也是他不想和高英杰当面告别的原因,何苦让他这样伤心呢。晃了晃牵着的手,装着开心的语调说「你快去上早课吧,迟到该被罚了!我也该去找堂主了。」

「那么,你保重。一起努力!」眼里已经染上了泪光,却执拗地摆出了笑脸。

「你也是。」

7

深深地吸了口气,乔一帆又一次推开了大殿那扇沉重的雕花门。王杰希入定地坐在主席,右手边的檀木椅中坐着个不修边幅的人,看装扮像是游方道士。乔一帆心里明白,这人怕就是堂主给自己找的师父了。恭敬地朝主位作了个揖,「堂主。」

王杰希朝他点了点头,又向旁边之人看了眼,才开口「一帆,这位就是你以后的师父了,他会好好教导你的。」说完又入定地闭上了眼睛。

乔一帆低着头听着王杰希的吩咐,本想着堂主还要好好介绍下那人,等了会却没下文了,他抬眼偷偷看了下却看见王杰希闭目不打算说下去的样子,才发现自己还没回答,忙回道「是。弟子谨遵教诲。」

又调转身子,朝着那人的方向屈膝准备跪下,一股力道却隔空传来阻止了他下跪的动作,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懒散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我没那么多规矩,不用动不动就跪的。」

乔一帆嘴边的那句「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就这么被生生堵在了喉咙口,他动了几次嘴想说话却不知该怎么说,所有事先准备好的词儿统统烂在了肚子里,这位新师父怕是不爱听那些陈词滥调的话的。乔一帆感觉到叶修抬眼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更是紧张的不敢动,局促地手脚都没地方摆了。

叶修看他身子挺得笔直,头却谦卑地低着,又看了眼他的穿着,略想了想就知道他在微草堂的日子并不如意。收回审视的目光,叶修开口道「你是乔一帆?」

「是。师父好。」

「嗯。乖。」

那语气太过随和亲切,让乔一帆的脸更红了。第一次有人这样以长辈的姿态宠溺地对他,明明看着人也不大啊。虽然那人头发凌乱,满脸胡渣,但乔一帆就是直觉的知道那人年纪并不大,听他那样熟络自然的跟自己说话,心里一时很不是滋味。

他自幼在微草堂长大,说出去也是大派弟子,只是末流小弟子的心酸不可言说,他开始修习刺客之术时,就常被念叨资质不足不成大器,后来经叶秋前辈指点改习阵鬼之法,抱着不负贵人之恩要出人头地让人刮目相看的想法日夜苦练,也仅仅是挤入了中上之流,他当然不甘心。他在微草有太多不如意,值得珍惜的大概只有一段真诚的友谊,于是当王杰希告诉他帮他寻了个师父时,他想着自己终于是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不管有多少不如意多少不甘心,他终于是要离开了。当然也有轻松,这么多年怕堕了师门名声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是可以放下了,名门正宗本就不是他这样的人该来的,当这个地方放弃了他时,他终于也放弃了这个地方。他大着胆子抬眼看了看,又赶紧低下了头,这样太不和礼数了,师父不会怪我吧?他只顾想着自己的。

突然感觉有人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那些飘飞的思绪一瞬间就空白了。平日里他只能远远地羡慕地望着高英杰被堂主这样摸着,从来不敢奢求的东西一夕成真,长久以来的委屈一下子都涌了上来,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自他心里燃烧起来,烧的他眼眶都红了。那些无法说出口的孤单寂寞此刻突然有了宣泄的窗口,乔一帆紧紧咬紧牙关才没让自己在新师父面前失态。

叶修好笑地看着那个刚对上自己眼睛就惊慌地把目光收回去的少年,不给他继续胡思乱想的机会,「既然行李都收拾好了,那便随我走吧。」

乔一帆见他话落的瞬间便闪到了门口,也不知是用了什么奇巧的步法,想着堂主的确是给自己找了个很有能耐的师父,离开的苦终于掺上了些憧憬的甜。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叶修都已经下了门口的阶梯,走至廊外了。

乔一帆匆匆向王杰希告辞,朝着那个背影追去。 


评论(2)

热度(30)

  1. 燁君棠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