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8

*这章叶乔初遇有部分文字引用原文

不管乔一帆怎么加速,那人都和他不近不远的保持着一个身位的距离。他暗暗心惊,下意识地注意起那人的步伐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不知发生了多少种变化,又见自己已然气喘,那人却始终面色如常,便知道这步伐里必然暗含玄机,细细观察模仿起来。

叶修听着身后的脚步变换,心里赞了声孺子可教。他在微草堂门口停了下来,回身等着,看着疑惑望着自己的乔一帆,开口道「需要告别么?」

乔一帆万没想到这位才见面的师父连这个都替他想到了。他见这人刚刚匆匆离去都未和堂主打招呼,一直认为这人有要事要办,他也从未妄想这人在此是专程来收徒的,想着应该是本就有事相商与堂主,因了堂主的面子顺手收下了自己这个麻烦,收徒这事或许就已造成耽搁了,所以拼命追赶怕自己拖了后腿。却没想到他竟然考虑到了自己的心情,心下不由感动。微草堂虽然舍弃了他,却始终是养育教导了他多年,他点了点头,对着微草堂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好了,师父。」这声师父喊得是实打实的真情实意。

叶修在他跪下之时就已念诀召出了腰间的葫芦在一旁静静等候,给他收拾心情的时间,等他好了才示意他上来。

能够御风飞行的法器需要特别炼制,品级上算已属中上品,首选的基本上都是武器炼化,比如最常见的飞剑;像叶修这样的修为较高,可以自行炼化低级法器使其升阶,那就不局限了,中意哪个就哪个。乔一帆这种宗门弟子,入门会领到最低级的法器,但中高级的只有表现突出,进步明显,或是对师门有重大贡献之人才会被赏赐一二。

乔一帆自然是没有的,也从未乘过。看着身边飞速往后掠去的景色,又新奇又紧张,犹豫良久,偷偷伸出手抓住了旁边人的衣服下摆,只这样就觉得满满的有了安全感,心里一阵窃喜。

叶修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无奈又好笑,「怕就抱紧了,拉衣服有什么用。」

乔一帆本来小心翼翼地站在他身后,自以为这些小动作不会被发现,没想被人抓了个正着,忙松开手,无措地看向他。叶修挑眉看了看他,歪头朝自己身前的方向点了点,看他没反应,又点了点。乔一帆才大着胆子朝他靠去,站到了他身前,伸手抱住什么的却是再没胆子做了。叶修只好伸手扶住他肩膀,把他护在胸前。

一时无话。

乔一帆自进了微草堂,就未与人这样单独相处过了,高英杰不算,他俩年龄相当,关系又好,即使沉默着各想各的也不会觉得尴尬。师者如父,他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年轻却是他长辈的人相处,眼前的沉默让他有点局促不安,他想说点什么和自己的师父拉近关系又苦于最笨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好像还不知道师父的名字,就鼓起勇气开口,

「前…师父。」一紧张却喊成了前辈,忙改口,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钱师父?徒弟,你师父可不姓钱啊。」

「不是。额……那…那师父名号是?」

「名号啊——为师散人一个,名号什么不值一提,即便告诉你了呢你也不敢直呼,是吧?只管安心叫我师父就好。」

「是。师父。」

「乖。」这次没有摸他头,叶修对他头上的小道髻感起了兴趣,轻轻地揪了揪。

「那…师父你知道叶秋前辈么?」

听到叶秋两字,叶修表情划过一丝古怪,「知道啊,你说嘉世那个大叛徒?」手下的身子瞬间挺的笔直,那个一直腼腆不敢直视他的的小孩严肃地,带着隐藏在骨子里的倔强一字一字清晰而坚定地对他宣告,「叶秋前辈不是叛徒!」

「你怎么知道?你们认识?」

「我认识他,他…可能不记得我了。不过我知道,叶秋前辈不是叛徒。」前半句还有点底气不足,那句“叶秋前辈不是叛徒”却不含一点犹疑。

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一会,伸手又揪了下他的道髻,声音有点不自然的喑哑,「哦?你们怎么认识的?」

「三年前……」

三年前,轮到微草堂承办一年一度的道法大会。道法大会是道界每年最隆重之事,各宗各派都会派出最杰出的弟子出战,夺魁者有权进入藏经阁闭关一周。其实道法传承至今,上古高深的术法大部分都已失传,仅存的硕果未防流传在外引起不必要的械斗,都被安置在了藏经阁里,由各大宗的人共同派人看管。可以进入藏经阁闭关一周,就意味着可以学到新的术法,甚至运气好的找到自己所修之法的残卷之类,可以一举突破瓶颈,修为大增。叶秋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连续三年进入藏经阁之人,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之前的几届乔一帆还年幼,没能参加。年少轻狂,谁心里没点英雄梦呢。唱词里,戏台上,勾的人忍不住想着总要自己上去试一试才好,乔一帆也不例外。叶秋就是他这个梦的主角,虽然他从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斗神,但在乔一帆无数次的幻想中他总是逆风而立,比脚下山石更加坚决,一杆却邪轻挑各派高手,万般险阻一笑而过,带着最骄傲的狂妄,凛冽如冰而又灼热似火,仿佛只一人就能抵挡住千军万马。带着憧憬乔一帆悄悄报了名,他也想站上那个人绽放过的擂台。结果么,自是首轮就被淘汰了,还是惨败。他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没有丝毫对战的经验。也谈不上丢脸不丢脸,这种事他也习惯了,他从来都是没有存在感的,怎么输的重要么,输或赢有谁关心呢,连他参加了比试大概都没人知道吧。倒是后来高英杰知道了为他惋惜了好久,他反倒平静得安慰起好友来。

只是没想到自己那时的狼狈模样会被叶秋前辈看见。

他在回房的路上偶遇了比试完的斗神,也遇见了改变自己命运的神。

「哦,是你啊。」

「啊一一我一一一一一一」乔一帆怔柱。他看不清那片铁面背后的容颜,只记住了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

是你啊……这意味着叶秋前辈是认识他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存在感了?叶秋前辈,这可是比堂主还厉害的人啊。

「你练的刺客吧?」

「是。」

「进堂就被分去修炼的刺客术么?」

「是。」

「有没有人建议过你修别的?」

「没有……」自己果然不适合么。不是没有怀疑过,刺客之术需要冷血果敢,一击必杀,怎么看这些都和自己没关系。他真正像刺客的只有那一份永远被忽略的孤独寂寞。

「刺客之术发挥不了你的潜质,试试阵鬼吧。」

潜质?这真是一个对乔一帆来说陌生无比的词,自己也有潜质这种东西的么?

「阵鬼吗……」或许是太久以来根本没有人特意指导过他,猛然听到一句提点,乔一帆立刻下意识地就接受了,更何况,指点他的可是叶秋啊,那个对他来说只存在于传说里的人。

「嗯,我看见你那场比试了。你的大局观很好,意识到位,天赋也不差,很适合阵鬼。」叶秋又一次肯定了他。

「可是……可是……」乔一帆“可是”了两声却也没说出什么。他想说的实在太多,这一时间都不知从哪里说起。修炼阵鬼,先别说适不适合自己,就是怎么从刺客堂换去阵鬼堂都是问题。

「这几天,我就借宿在你们微草堂的客房。你可以回去先研究下阵鬼之法,有问题了可来找我。」叶秋说完,就离去了。

乔一帆自己都不敢相信第二天他真的敲开了叶秋的房门。

那个人如他所言为他一一解惑,一步步领他入门,为了纠正他一个错误的召唤手势,可以不厌其烦地示范上五六遍。他心中像是有一扇门正在渐渐被打开,他一直滞纳不前的修为,正一点一点地被钻营出来。叶秋一直到他的修炼有了起色,才离开微草堂。离去前还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事宜,他被送去了阵鬼堂。

可惜,自己在阵鬼上的成就也就如此,叶秋前辈的一番苦心自己怕是辜负了。

想到此,乔一帆苦笑了下。说出口的只是「三年前,有幸被叶秋前辈指点了下,可是我资质愚钝,未有所成。」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叶秋。太多人喜欢把他神化魔化,乔一帆关于叶秋的传说听过各种各样的版本,神童、传奇、故作神秘、目中无人……乔一帆可以接受任何一种,独独叛徒二字,怎么也不能和那个人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嘉世大张旗鼓悬赏讨伐叛徒叶秋,一夕之间人人都开始数落起叶秋的不是来。“叶秋”仿佛成了所有罪恶的代名词,所有认得不认得的都争着替他数罪状,乔一帆冷眼瞧着,心想真真是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他和叶秋萍水相逢,因着那么点机缘巧合得到了他的指点,但正因如此,他才真正看懂叶秋此人,他无所谓门第身份,看的通透明白,冷眼旁观世俗纠葛,傲然蔑视庸碌欲念,在乎的只有最初最纯的道与义。正因为如此旁人看他总觉不近人情,但恰恰是只笑他人看不穿。

当大多数人认定一件事,他就成了事实。乔一帆极力克制住反驳这荒谬事实的冲动,如同没有人懂叶秋一样,没有人懂他。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痛恨这种扭曲,只是这种痛恨不甘又怎么及得上叶秋所受万一。他性子谨慎又习惯于怀疑自己,与人看法不一时,习惯于否定自己顺从他人,这次却是例外,奈何人微言轻,他只好安慰自己说,万人之怀疑,比不上一心之肯定。

他要找到叶秋,告诉他,我是信你的。即使他根本不需要。

「哦。你担心他?」叶修静静地听完,目光落在不知名的远处,手指依旧漫无目的的搓揉着手中细滑柔软的发丝。

「……是。」

「想去找他?」

「是!师父,你能带我去找他么?」乔一帆眼含期盼地看着他。

像是不堪忍受那炙热的目光,叶修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把乔一帆的脑袋微微按下去点,「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既然嘉世的悬赏还在继续,那…叶秋就还是安全的。至于你,现在该做的就是提高自己,本事大了自然就能找到他了。」

乔一帆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叶修已经操控着葫芦降落了。


评论

热度(27)

  1. 燁君棠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