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9-10

本章有稍许改动……

9

他们的降落点在一个洞穴门口,穴里光线幽暗,深不见底,随处可见破落的蛛网,地上还时不时就见一些散落的尸骨,看起来很是阴森恐怖。乔一帆缩了缩脖子,见叶修已经大步走向前去,忙紧紧地跟上去。

「这是蜘蛛王的洞穴,这孽畜最近频频攻击附近的村落,已有不少无辜之人遇害。」

「师父是来为民除害的么?」

「唔…可以这么说。」叶修含糊地答他。

蛛网越来越密,叶修脚步渐渐慢下来,在一块碎石旁停了下来,「前面就是蛛王的休憩地,你去吧。」说着就在碎石上坐了下来。

「我……我?」乔一帆显然没想到叶修会让他独自前去,顿时慌了手脚。

「嗯,去吧,我在这等你。」叶修一腿曲起,一腿平伸,一手拿着酒葫芦架在曲起的膝盖上,微微嗅着酒香,真就这么休息起来。

乔一帆想说自己肯定不行又不敢忤逆师父的话,踌躇半晌,还是小心翼翼地解下身上的包袱放在叶修的脚边,那副用布细细裹着的画卷被横置于包袱上方,抽出自己那把太刀,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的紧张和颤栗,一步步往前探去。

一声很怪的尖叫声!

蛛王异常警觉,瞬间就发现了这个入侵者。乔一帆还未看清蛛王的身形,就见一团很浓厚的紫雾喷了过来,只能仓促往后退。这家伙膀大腰圆,比普通蜘蛛大了足足有两圈,体积虽大,但行动却一点也不比普通蜘蛛来得慢,而且跳跃力出众,蹦着就朝乔一帆压下来,乔一帆忙一矮身翻身滚开。

蛛王攻击节奏很快,乔一帆被它打了个猝不及防,一时只能拉着它左躲右闪,可惜洞穴里地方有限,蛛王体型又大,每次跳起落下都带起四周震落的碎石一起打在乔一帆身上,弄得他很是狼狈。

乔一帆初次迎战,心焦间完全没了章法,脑子一片空白,趁着蛛王攻击的间隙,才想起给自己招了个残影。残影是阵鬼可召唤的其中一种鬼神之力,会形成一个围绕身遭一圈的鬼影化成的护甲,这护甲像盾牌一样,可以抵消伤害。

乔一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细心观察起周围的地形,寻找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躲闪间发现了一个地理死角,顿时心里有了计较,动作也有目的性起来。在蛛王又一次高高蹦起准备给他来个泰山压顶之际,转身,暗紫的剑光雷霆般的劈下,一股子的肃杀之气,气势非凡,让这个幽暗的洞穴也有了一瞬间的明亮——鬼斩!鬼斩强力的一击掀着蛛王翻到了乔一帆看中的死角之处,乔一帆手中太刀一闪,口中吟唱不断,幽灵般的烟雾腾起,跟着刀锋一簇冰霜凝结,乍然碎裂后一个冰魂已经闪身而出,一个冰阵精准地落在了蛛王脚下。冰魂之力迅速冻住了蛛王,蛛王速度受限一时无法脱身,毒雾也被冻结在内,已不足为惧。但乔一帆丝毫没有松懈,就见一抹暗紫色的火焰从他的刀身上窜起,瞬时凝结成了一个燃烧着的人形,却是又开了一个炎阵。双阵连环,三阵套杀,一套连招结束了战斗。

直到这时,乔一帆才感觉自己脚有些发软,手也因为紧张握的太紧而微微发抖。

「师父——」第一次靠着自己的力量成功战胜妖物,他渴望得到师父的认可和表扬,又深知自己还有不足希望得到指导,心情因为激动而无法平息,乔一帆手绞着自己衣服的下摆,等着坐在地上的男人开口。

相较于他的狼狈,叶修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那场混乱的战斗完全没有波及到此。这倒并不是乔一帆有意避过此地躲闪,叶修在他离去之时就支起了结界,在结界里安然看完了全过程。

「不错。」叶修很肯定地给予了他赞赏。

这种努力然后被肯定的滋味实在太美好,乔一帆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腼腆的笑容,脸颊也因为兴奋微微泛红。

「嗯这个蛛王可是赏金最多的一个,到时给你买几套新衣服,不错。」叶修却没看他,低头从怀里掏出一叠纸,自顾自说起来。

「……赏金?」

「嗯,看,这是从你们堂主那搜刮来的妖物悬赏花名册,师父身无长物,只好靠此养活你了,莫嫌弃啊徒弟。」

「不不不,这本来就该是徒儿做的,应该是我孝敬师父,我会努力想办法赚钱的!」

「嗯嗯所以这个你要好好保管,这些妖物就都交给你了,我们师徒俩的生计全在你手里了啊。」叶修把那些纸一股脑地塞到乔一帆手里,还装着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对了,刚刚蛛王可有掉落什么东西?」

「有,蛛丝。」乔一帆边忙着把叶修塞给他的纸张整理整齐塞进自己怀里,边找出刚捡的蛛丝递给他。

「在这等着,我再去采集点毒液,榜单上说需要毒液研究解药,这个有额外赏金。」

乔一帆就看着自家师父一脸财迷的走向了蛛王的尸体,小小的无语了一下,那个不错到底是夸自己呢还是夸赏金呢……

他拿起自己的小包袱,又细细地拍了遍画卷上不存在的灰尘才背起系在身后,乖巧地站在原地等候。

「走吧。」

「师父,我…我刚刚……」乔一帆暗暗纠结了一番,还是想知道自己的表现到底如何。

「刚刚的表现是吧?」叶修一点即透的明白了他的意图,回头揽过他,揪着那个因为打斗而变得凌乱的发髻左右晃了晃,「意识不错,很谨慎,结阵的时机还需看的再准点,这些以后实战多了自然会有新的领悟。」乔一帆的基础很扎实,只是毕竟年少缺乏经验,但教导起来真的很轻松。

「嗯!」

10

叶修这次带他去的目的地很正常,就是寻常的小镇。

天色已晚,叶修领着他随意挑了家客栈落脚。许是那份赏金真的很丰厚,叶修很大方的要了两间上房,还嘱咐小二烧了一桶热洗澡水送到乔一帆房里。乔一帆身上蹭了东一块灰西一块灰的,头上身上都粘了很多蛛网,刚进客栈时要不是叶修手快先扔了一袋钱出来,他们师徒俩大概早被掌柜的当成乞丐轰出去了。

「我要出去一趟。吃的待会小二会送上来,洗完澡吃了就早点睡吧。」叶修用手擦去他脸上的一小块灰尘,轻轻捏了捏,「瘦。多吃点不许剩,师父很穷的呐,你一定不会浪费师父买的食物的对吧徒弟?」

「……嗯。」

叶修说出门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出门,他只是一纵身上了屋顶而已。

晚风徐徐,月光皎皎,很是适合举杯邀明月。

屋顶上有闲情雅致的显然早有人在。

「老狐狸居然捡了个兔子作徒弟,真是稀奇。」白衣执扇,倜傥潇洒。

「羡慕?」

「如果是个姑娘,或许。」

两人对视一笑,那人举起手中酒壶邀叶修坐下。

「你怎么跑来了,我这可没什么热闹给你凑。」

「谁说的?现在最大的热闹不就在你这么?你看咱们这么多年老相识了,你就意思意思让我抓去嘉世领个赏,我这下半辈子可就不愁了是吧。」明明是翩翩佳公子的样子,此时却说不上的猥琐。

「呵。有本事就来啊。」叶修连个眼风都没赏给他,仰躺在屋顶望着星空。

「唉别这么不知变通啊!我拿了钱你就可以跑了么,别说你没能耐跑出来啊,打死我都不信。」那人用手肘撞撞他,继续挤眉弄眼地说着。

「老林怎么样了?在霸图盟还好么?」叶修懒得理他,果断换了个话题。

「咳。换个话题。」那人被噎了下,也没心思继续装下去,学着叶修的样子躺了下来,一手垫在脑后,往嘴里灌了口酒。

「不是吧?你个废物点心,你们还这么着呢?」叶修这时才赏了他一眼。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来人唤作方锐,是个很“出名”的人。有名在于其红颜知己遍天下,自诩以帮助天下女子排遣心中苦闷为己任。相貌英俊,幽默大方的公子哥,自然深得佳人芳心,到哪都有一堆莺莺燕燕的“好姐妹”。叶修口中的老林是现任霸图盟的三把手——林敬言。

方锐和林敬言以前都是呼啸山庄的人。呼啸山庄是个暗杀组织,谁出钱就替谁卖命,方锐和林敬言都是庄里培养的杀手,还是特别出色的杀手。可是有一天这两人一起叛逃了,亡命天涯的时候,被叶修救下,林敬言去霸图盟也是叶修引荐去的,本是把他俩人一起送去,可是方锐拒绝了。一个人浪迹江湖,就这么混出了个妇女之友的名号。

「他不是杀手的命,哪个杀手会那么好心…你知道么,他一共出过17次任务,手下16条人命,每个都是罪行深重,活该被剐的命,可是他却给每个人做了牌位供在佛堂里,自己还要倒贴钱,真是傻得可以。最后一次要杀的是个孩子,富贵人家么龌龊事多,那孩子也真是无辜。我知道他下不去手,缠着和他一起出任务就是想帮他动手的,他还是把那孩子放了。和我说受过了,不想再待在山庄了,我连想都没想就和他一起逃了。他居然和我说真是好兄弟呵呵……」

那样子的人在山庄里格格不入,被欺负简直就是显而易见的事。一开始接近他或许不怀好意,只是想着这人城府真深,想看他装弱能装到几时,越陷越深却是始料未及的,自己已经弥足深陷,那人却还只当自己是好兄弟。说着就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狠狠地灌了一口酒,倒地猛了,脸上,脖子里都泼到了,水滴滑落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酒水。

叶修静静地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诉说,也拿起自己的酒葫芦慢慢饮了一口。

「逃命最凶险那次,他说不做杀手是我自己的选择,你没必要陪我,回去吧。你没犯错回去了庄主不会罚你的。我就一狠心挑明了,趁他发愣想着反正要死了,抱着他亲一口不算亏。他在我怀里都僵了我能感觉的到,吓的脸色都变了,却没对我吼一句你疯了么。第二天装着若无其事地继续,他以为他躲我那点小动作我能不发现么。他就是那样的人,怕我难堪,也不想想说到底他才是被侵犯的那个,以为我就是喜欢男人还跟我说他理解我,他理解个屁,谁他娘的喜欢男人啊!爷就喜欢他而已!而已你明白么!老好人一个,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你不好受,是不是特别蠢?」

「那当初为什么不一起留在霸图,时间久了他可能也就接受你了呢?」

「看着他想躲又不忍心躲,我都替他累。这样也挺好啊,反正我也只是想看他过的好而已,所以,谢谢你。」方锐转头真诚地看着叶修,用酒壶碰了下他的酒壶,又喝了一大口。

「还真像个情圣。」叶修笑着陪他饮了口。

两人边说边喝,叶修知道自己酒量差,每口都喝的特别少,但架不住次数多,不小心就过头了。其实叶修酒品特别好,不哭不闹不发酒疯,但这只限于他独自喝醉后……

「啊——!!!!!!!」石破天惊的一声,惊起飞鸟无数。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