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领队笑着告诉你什么叫荣耀百科全书

此生无悔入荣耀 但求一睡君莫笑!爱全职!爱全员!再战十年不会腻!

【叶乔】绿光11-12

*小周生快!!!【虽然这篇完全没写到……不过也当祝贺吧www


11

乔一帆正坐在屋里给高英杰回信报平安,就听到屋顶传来一声惊叫,吓得一激灵。又听到窸窸窣窣的人声,然后是隔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难道是师父出事了?!

想着急忙开门出去看,就见师父门口一白衣男子单手推门,另一手搂着一个挂在他身上的人,那人脑袋埋在他颈间看不清面貌,但衣着赫然就是自家师父。

「师父?」乔一帆惊呼出声。

「哎哎哎你来的正好!快把你师父拿走!」说着就把粘在自己身上的叶修扒下来往乔一帆怀里塞,也不管他那小身板能不能接住。方才他和叶修好好的在屋顶喝酒,谈兴正浓,一转头就见那人咪咪笑地看着自己,对!没错,就是一脸纯!真!的!看!着!自!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搂着自己脖子赖着不走了,吓得他直接叫了起来,真是丢脸!拉他推他打他都不放手,叫他松手他就抬头笑眯眯的傻笑,笑完继续抱着还用头蹭自己的脖子,简直就像鬼上身。现在见人正牌徒弟来了,赶紧扔开这块烫手山芋。

叶修被拉开的时候微微发出了不满的哼声,正要扑回去,怀里碰到了另一个微热的身躯,顿时满意的蹭蹭,眉眼弯弯的对那人讨好的笑笑之后,埋进了那人的颈窝。

乔一帆被这么一压差点一屁股摔到地上,他比叶修矮上许多,方锐把叶修往他身上推的时候也只是让他上半身倒向乔一帆而已,乔一帆站的离他们又较远,叶修此时两条腿都拖到了地上,乔一帆只好用双手紧紧环住叶修的腰把他往上提。

方锐确定叶修不会再扑向自己之后,伸手帮着乔一帆一起把他扶到了床上。

「呼——吓死我了!想不到你师父这家伙居然还能有这么天真的一面,我觉得我的眼睛受到了伤害!不行我得去找我那些红颜知己们好好洗洗眼,安慰一下我受到惊吓的小心肝。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呀?」方锐唰地打开手中的折扇,调笑地问乔一帆。

叶修到了床上也不松手,还搂着乔一帆。乔一帆半趴在他身上,努力扭头看向方锐说话,也看不到方锐的脸,就看见了那一摇一摇的纸扇上龙飞凤舞地书着【鬼迷神疑】四字,摇了摇头,「我要照顾师父。」

「嗯好吧,你师父也是得好好洗洗了,看都成什么样了。啧被他这么一抱,我都臭了!」说着合起纸扇泄愤地戳了戳叶修的脸。

乔一帆被他说地脸一红,明明不在说他,可就是意外地感到了难为情。嗯师父不好,就是自己不好,乔一帆已经很好的有了这种觉悟。

「走了。」方锐可不管自己说的话对别人产生了什么影响,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乔一帆见他走了,想着自己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就真打算帮自己师父也洗洗,现在看看洗洗是不可能了,但用热毛巾擦擦也好嘛。可是叶修抱着他不撒手,他连动都困难,看叶修闭着眼睛,只好试探地喊道「师父?」

「嗯~!」没想叶修立刻就睁开了眼,笑眯眯地应着,说不出的乖巧。

……

乔一帆被他这反应弄得没了下文,心想怪不得刚刚那人会惊叫了,师父这样正经挺吓人呀。

「师父,松手好不好,我去烧点热水来。」

「呵呵……」叶修只对着他笑,不说话也没松手的迹象。

乔一帆轻轻拉开他的手,刚直起上半身想离开,就又被他一把搂住抱了回去。这次力度明显加大,叶修一手压着他的后脑勺把他按在自己怀里,一边用下巴蹭着他的脑袋,一脸满足。

被他按住的乔一帆差点窒息,想推开却被抱的更紧,手胡乱折腾间摸到了一边的被子,一把扯过来,又拉开叶修一只手让他抱着团成一团的被子,自己顺势跑开蹲在床头。

怀中一凉,叶修大感不满,一手伸向乔一帆就要把他拉回来。乔一帆忙拉着他的手按向那团被子。

「师父,你先抱着这个啊。我很快就回来。就一会…真的…好不好?」乔一帆蹲着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所谓“一小会”的距离,放低声音轻轻哄着叶修。

叶修固执地摇头,手被乔一帆死死按着动不了,一脸委屈地看向他。

乔一帆内心挣扎了半天又把两指间的距离缩小了点,见他有所松动,大着胆子伸手摸着叶修的头安抚他,耐心地哄着,也不知道叶修到底听没听懂,只感觉手下紧按着的那双不安分的手渐渐停了下来,才暗暗松了口气。本想下楼去借厨房烧点热水,可是他刚转身走向门口,背后的目光就紧紧跟上了。回头就见叶修眼巴巴地盯着自己,一眨不眨的。乔一帆也顾不得深更半夜会打扰别人,只好打开门,扯着嗓子朝下面喊了声小二。

小二很快就噔噔噔跑了上来。乔一帆对他说本来自己去烧点热水就可以,可是实在走不开只好让他准备点热水送上来,嘴里一个劲地道谢还说麻烦了。小二本在下面打盹,被喊醒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看他这么客气反而不好意思直说没事没事马上就给您送来。

12

小二手脚很快,不一会儿就给他们送来了一桶热水。

乔一帆谢过他之后,走向床边蹲了下来。叶修见他回来立刻展颜笑着看着他。

「师父,我帮你擦下身子好不好?」叶修笑的实在太暖,乔一帆也不自觉地随着他弯了嘴角。他把叶修斜着挪了挪,让他头抵着床沿,头发顺着床侧垂下。叶修头发很黑,可是也经不住长时间不洗这么糟蹋,已经有点打结。乔一帆取来一旁的梳子一点点帮他梳开,动作很轻很细致就怕弄痛了他。叶修安静地看着他,手里还抱着那团被子,乖巧一如孩子。

两人都没说话,一个仰躺着,一个半蹲着,房内只有浅浅呼吸声。

将叶修一头长发都梳顺以后,乔一帆才在脸盆里倒上大半盆水帮他洗起来,手指轻轻巧巧按摩着头皮,叶修渐渐闭上了眼睛。

等叶修呼吸变得绵长,乔一帆才松下早已僵硬的肩膀,也才发现自己脸颊烫的能烧起来。刚刚被师父那样看着好奇怪呀,心跳有点快呢……

将湿发用干布擦得微干,乔一帆对接下去干嘛有点犯了难。先擦脸呢还是先擦身子呢……还好师父睡着了呢,不然被盯着多尴尬呀……乔一帆东想西想的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轻轻说了声冒犯了,才面红耳赤地替叶修洗脸。平时被乱发掩着,现在才发现师父的睫毛其实很长呢,鼻梁也很挺,嘴唇像橘瓣一样微微上翘,师父要是把胡子刮了比刚刚那个白衣男子还好看呢!乔一帆嘻嘻地傻笑起来,心里很是骄傲。

不好意思扒师父的衣服,乔一帆只是拿着毛巾从衣服下摆伸手进去替他擦身,偶尔不小心手指划过皮肤,他都惊得立刻抽回手,确定叶修没醒才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伸手进去继续。握着叶修的手腕将他一手抬高,先凑过去将这半边的后背擦好,又顺着胳膊慢慢擦到掌心,手指也一根根仔细地擦了遍。叶修的手很漂亮,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掌心有层薄茧,烛光下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乔一帆抬头看了眼熟睡的叶修,偷偷用食指在那层薄茧上戳戳,又伸出自己的手贴着叶修的比了下,果然……好短呀,黑黑的好丑,又看了眼确定没被自己吵醒的叶修,大着胆子悄悄握了下。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叶修摸自己脑袋的样子,拿起叶修的手往自己脑袋上摸了摸。

温暖,可靠,师父的味道。

按着这个顺序将另半边身子也擦好,磨磨蹭蹭半天才终于是把上身擦干净了。水已经有点变冷,加上接着要擦的地方实在是想想都害羞,乔一帆胡乱帮叶修擦了下脚就当完事了。自己是怕水凉了师父受寒,绝对不是不好意思!

刚刚一心帮叶修擦身没感觉,现在才察觉胳膊都有点酸了。乔一帆没有照顾醉酒之人的经验,怕叶修夜里难受,自己回了隔壁屋听不到,就索性趴在他床头休息起来。


评论(2)

热度(36)